当前位置:首页 > 某境界的太阳花章节目录 > 老实人?!

老实人?!


  “你也是来打我的奖励的主意的吗,征服王!”saber脸色阴沉的用剑指向两人道。“哈哈哈,没办法,谁让我的master也对这次的奖励很感兴趣呢!”征服王豪迈的道。“天下的宝物都是本王的,所以本王只是在捍卫自己的东西而已!”娘闪闪嚣张的道。
  “既然如此……”saber眼睛一眯。“小心身后!”忽然saber脸色大变的惊呼。“什么?!”“又是哪个杂修要偷袭本王!”娘闪闪和征服王立刻戒备的向后看去,saber平日里的正直为人给人的信任啊……
  “退场吧,征服王,吉尔!Excalibur!!!”“saber,你居然算计……”“saber!!!”这回saber直接连蓄力都省了,直接就是一发贴脸咖喱炮,迪卢木多两人也是借着这发脸炮推进了一大截路程。“没问题了,Lancer。我们继续吧!”借着微光隐约看到了saber那灿烂正直的笑容。迪卢木多:“……”老实人有时候坑起人来比谁都狠啊……
  刚划出两百米的乔悦正好看到了这一幕,然后立刻麻利的爬上了船,躲过了saber的EX激起导致涌来的巨浪。这才五百米,就有人淘汰了啊……
  “啧,真是的,妾身衣服都被淋湿了。”辉夜苦恼的拧了拧长发,挤出一大片的水来,还好之前来的时候是穿了泳衣的。
  “所以说了,这种比赛不怎么合适你的,毕竟比赛的人都不是什么普通人。”乔悦挥挥手道。“阿拉,所以妾身身边需要人一些人来保护啊。”辉夜似笑非笑的道。乔悦才不信嘞,她会没有什么能力,恐怕隐藏不用才是真的……
  “啜!”忽然他们的船侧被人捅出了两个洞来,两道不小的水柱立刻灌了进来。“卧槽!”乔悦连忙从间隙里拿东西堵了住。
  “啜!”乔悦刚堵住,就又被人捅了两个。乔悦不禁露出一个纠结忧郁的表情来。“黄泉啊,你这是何必呢,这么多人,我们两个还都是最后的,你一直给我捣乱也拿不到第一啊……”
  “哼,就是莫名的看你不爽!”黄泉一脸冷漠的道。乔悦:“……”不会是刚好是每个月的那几天来了吧,据说那段时间里女生都会性情大变……
  “阿拉,现在可是在比赛啊,所以能不能先借你的小男友一会儿?”辉夜微笑着向乔悦靠近了点。乔悦眼皮一跳。火上浇油,这娘们是故意的!
  果然下一刻黄泉的目光变得更冷了,然后对着乔悦露出一个毛骨悚然的笑来。“呐,今天玩的开心点哦……”一瞬间,乔悦整个人寒毛都竖了起来,总觉得的她后面还有一句没说完的话。来日方长…不对,是秋后算账!
  “神乐我们走,乱红莲!”乱红莲咬住黄泉抛来的绳子后,踏在水面拉着船离去。走前,神乐还带着同情的眼神看了乔悦一眼。感觉这回黄泉姐姐是真的生气了啊……
  “嘁,真麻烦!”已经打了半天的灵梦有些恼怒的从船上跳了出去,直接冲向幽幽子她们。“阿拉阿拉,人家可不会连续中同样的招两回哦!”幽幽子扇子一挥,身后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弹幕飞射出去,将灵梦阻挡开来。
  “哦呀,好机会!”船上的魔理沙见此,立刻掏出迷你八卦炉。“休想!”妖梦早就注意到了这只黑白的动作,立刻用妖力将船推向了另一边。“轰!”下一刻一道半米宽的魔炮轰鸣而过。
  “这还真的是神仙打架啊……”不远处的当麻看到这一幕,表情纠结起来。刚才的魔炮就算是他接下来了的话也是很吃力啊,虽然他的右手能消除魔法效果,但这种持续的就感觉力不从心了啊……
  “前面的骚年不要挡路,识趣的快点麻利的让开!”忽然身后传来了凶狠的声音。当麻很识时务的就让开了道。
  “啊啊啊,当麻你这个笨蛋!你怎么能真的让了开,她们可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啊!”看到直接超了他们忌野姐妹,茵蒂克丝直接炸毛了。“别闹了,你没看到她们手上有枪吗?”当麻悲愤的道。“那有怎么样,这里的人哪个敢真的动手!”茵蒂克丝双手叉腰大声斥责道。“小心!”忽然当麻把她拉到身后,随手把一发弹幕给消除了掉。茵蒂克丝:“……”
  “雁夜,你不要紧吧。”另一边,远坂葵关心的帮正在划船的雁夜擦着额头的汗。“啊哈哈,当然没事,我的体力可是相当好的哟!”雁夜整个人开心的如同一个孩子一样。这一星期不洗脸了啊,尤其是额头!“嘛,雁夜一直以来真的都是麻烦你了,尤其是小凛和小樱……”远坂葵微笑的道。“应该的,葵姐你这个时候还说的这么客气干什么。这都是我自愿的!”雁夜用力拍着胸脯殷勤的道。
  啧,恋爱的酸臭味!从他们身边划过的乔悦没好气的白了眼雁夜。这小子进度还真是快啊……
  “喂,再不快点,小心连名次都没有了啊!”乔悦回头向两人喊到。“喔哦,葵姐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一定要拿个前三回来!”雁夜士气大增的道。
  “你还有空闲去管别人吗,她们可都快完成一半路程了!”辉夜眯着眼道。“啊,这么快吗?”乔悦看向前方,果然灵梦和幽幽子两组边打边走已经完成了一半的路程。“啧啧,不方不方!”乔悦依旧不急不缓的划着船。
  “你不会是故意不想让妾身赢的吧?”辉夜带着极度怀疑的目光看向乔悦。“当然不是,我不用能力,那不是为了游戏平衡吗,不然用间隙一下子到终点多没意思?”乔悦挠挠头道。
  “装!你就忽悠妾身吧。”辉夜从座位下取出了一包零食来。“呐,既然你这么空闲,不如跟妾身讲讲你怎么做到穿梭在各个位面?”辉夜一副好奇宝宝的问。“啧,说出来有什么好处吗,要知道这个可是本人的商业机密来着!”乔悦挑了挑眉。
  “妾身亲你吃零食!”辉夜大方的把手中的薯片递了过来。“这个东西貌似是我准备的吧。”乔悦说着也从船里拿出一个插着根吸管的椰子。“收了妾身的钱,你还想亏待妾身?”辉夜一把夺过椰子,毫不客气的喝了起来。啧,这还真是一点都不怕被暗算啊。看着对方没有一丝顾虑的样子,乔悦不禁头疼,不过的确他还真的没有下手的理由……
  “你的钱只够这次旅行的吃住玩。”乔悦又从船里拿出一个椰子,然后又被夺走了。啧,这娘们……
  “那妾身要是去拿那个第一你不许捣乱,也不准事后反悔!”辉夜把手里喝光了的椰子丢给了乔悦。“看你本事,这个本来就是给你们这些来玩的人的活动。”随手把空椰子丢向间隙,下一刻,乔悦眼中的神色就变了。他回头一看,原本在他们前面的当麻和茵蒂克丝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啊啊啊,你们什么时候在我们前面的!”当麻有些悲愤的喊着。这些家伙太赖皮了啊,要么能力给力,要么战斗力爆表。这让他这个正常人怎么活啊!
  “还有么,妾身不够吃!”辉夜把又一个空掉的椰子和零食袋丢给了乔悦。这能力还真是……乔悦咧了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