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神级盗墓系统章节目录 >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人面蛇的不屑

第七百一十五章 人面蛇的不屑

    林教授,吴一倒是知道,这个老头儿当时的最后一节公开课自己还去听了的。23US.COM更新最快
  
      对此人,吴一也是有些发自心底的敬佩,他不同于一般的考古专家,而是的确亲身实地的与古墓打了数十年的交道,论起在古墓方面的阅历来,应该是在瞎子和妖道士那个层次上的。
  
      孟幼萱说到这儿,就往阳台那边伸头看了看,见那中年人并没注意这边的情况,就把手机掏了出来,让吴一看林教授发给她的信息。
  
      吴一接过来手机看了看,她是中午十二点半左右给林教授发过去的一个音频文件,吴一调低音量听了听,手机里顿时传出一阵‘叽里咕噜’的声音,这个声音吴一并不陌生,当初在古墓的时候,那些变成人形的怪蛇就是说的这种语言。
  
      听完之后,吴一又去看林教授的回复,林教授是在下午三点多钟才回的信息,他回道,
  
      “小孟同学,这些声音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我拿着你这声音样本去了趟研究院,用音频仪器分析了一下,显示你这样本内的音频是和‘蛇在吐信子时,蛇信子震动摩擦空气发出的嘶嘶声’在一个音频波动上,你这录得可是蛇声?”
  
      吴一往下翻了翻,孟幼萱没有再回复林教授,就又把手机还给了孟幼萱。
  
      “所以你就开始怀疑,你这失而复得的父母有问题?”
  
      吴一问道。
  
      孟幼萱摇了摇头,
  
      “我之所以把这个音频发给林教授,其实也只是好奇这是一种什么语言,而且心里有点觉得不对劲,但并没有怀疑我父母的意思,即便是看了林教授的回复之后,我也谈不上怀疑,因为我要的只是一个完整的家,我不在乎他们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那后来呢?你是怎么发现他们……有可能不是你原来的父母的?”
  
      吴一追问道。
  
      孟幼萱把烟头掐灭,还要再点上一根,却被吴一制止了,孟幼萱苦笑着摇了摇头,
  
      “抱歉,这两年烦心的事情太多了,我在外面必须要装着坚强,可是到了家里之后,实在是没办法再伪装下去,就养成了一个人抽烟的习惯,我知道这个习惯不好,我会改掉的。”
  
      吴一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你的苦衷,一个女孩子在家孤零零的翘首以盼自己的父母两年多的时间,精神上没有崩溃已经很厉害了,养成抽闷烟的习惯根本算不上什么。
  
      孟幼萱感激的笑了笑,继续道,
  
      “我第一次开始思考他们到底是不是我原来的父母,是在第二天的下午,那天下午我们三个在小区里散步,我们小区的绿化做的非常好,你刚才来的时候应该也看到了,小区中间种了好多的花草,还有假山假水,我们就在那边散步。”
  
      “因为那天是星期六,所以在那里休闲的居民还有好多,有好几个居民还牵着狗,可是奇怪的是,那些狗原本还很乖巧,可是一看到我们三个过去,就开始发了疯的狂吠起来,狗叫的声音都变了,声嘶力竭的,浑身的毛也都炸起来了,呲着呀,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我当时就听有好几个居民在说,狗的眼睛是可以看见脏东西的,也就是鬼啊怪啊的,都能被狗眼睛看到,他们就说我们一家三口是不是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父母就急忙拉着我离开了那里,说也奇怪,我们前脚刚走,后面那些狗就立马不叫了,我也觉得很不可思议,我是个不信鬼怪的人,可是当时不知道怎么的,就忽然冷不丁的又想到了林教授发过来的那个信息,心里就在想,难道是父母他们在墓里真的被里面的脏东西附体了?”
  
      “我就又拉着父母走到了那些人跟前,因为我刚才似乎听到有个人说哪里有个高人是专门做驱邪生意的,我就想再回去问问他具体地点,然后带父母去那个高人那里看看。
  
      我们一过去,那些狗就又开始疯了似的叫起来,还没等我开口问,其中有条狗就挣脱了绳索,一下子朝我妈妈身上扑了过来。”
  
      “我对狗没什么研究,什么种类也分不清,就知道那条狗长得很大,像藏獒一样大,被咬一口绝对会掉肉的。
  
      我当时吓坏了,想把妈妈拉开,可是扭头一看妈妈,却是发现她就站在那里根本就不知道躲闪,她当时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很奇怪的表情……”
  
      说着,孟幼萱就努力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脸上还模仿了几下她所看到的妈妈脸上的表情,但是最后实在是模仿不来,就在那里又叹了口气。
  
      “是不屑吗?”
  
      吴一倒是看出了些端倪。
  
      “不屑?”
  
      孟幼萱怔了一下,随后就急忙点头,道,
  
      “对对对,我当时也真是被那条扑上来的狗吓坏了,连个那么简单的词都想不起来。妈妈看着那条狗的表情,的确是不屑,好像扑上来的不是一条狗,而是一只蚂蚁一样!”
  
      吴一心说她当然不屑,人面蛇可是几千年前遗留下来的一种远古生物,当初在古墓里的时候,自己就领略过人面蛇的厉害,用枪都打不死他,如果他从古墓里出来,绝对是有资格站在食物链的最顶端的存在,区区一条宠物狗,根本不可能让人面蛇出现恐惧的情绪。
  
      “接着呢?”
  
      吴一问道。
  
      “接着那狗就一口咬在妈妈的手臂上了,我亲眼看到的,咬的很结实,妈妈用力甩了好几下,都没把它给从手臂上甩下去,后来还是它那个吓坏了的主人过来,一边给妈妈道歉,一边把那条狗给打了下去。”
  
      孟幼萱道,说着,她的脸上又露出些许惊慌,
  
      “然后……然后那条狗松开嘴之后,我就看见它立刻呜呜的倒在了地上,嘴里直往外吐白泡沫,像是中了剧毒一样,挣扎了两下,就一动不动了。
  
      它的主人也吓了一跳,蹲下身子摸了那狗一下,发现狗没气了,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