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永恒仙尊章节目录 > 第701章 局

第701章 局


      叶玄儿嘶鸣一声,出言道:“无论公子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但是你刚才踏出的那一步,便是古族始祖当年淬炼强悍肉身的方法,也就是纳神入肉身,纳混沌灵液入肉身。  ”
  
      “我虽然听闻过古族肉身修炼之法,但是从来没有真正的见识过。你曾经伴随古族始祖身侧,所知自然不少,快些告诉哥哥。”古灵儿一脸焦急地说道。
  
      慕白停在原地,此处的剑气他已经奈何不了他的肉身,望着被他气息守护着的叶玄儿和古灵儿,没有出言,等待着前者继续说下去。
  
      叶玄儿嘶鸣一声,骷髅头微微摆动,骷髅双眼中的眼珠子转动一下,传出人声道:“追随始祖的那些年我必定还只是一株草,一株灵草,所知也非常有限,但是有一点我却是记得非常清楚,那便是在始祖的那个时代,他时常以这种方式淬炼肉身。”
  
      “纳神入肉身,纳混沌灵液入肉身,这种方法,就如同如今你们修士所讲的纳神入术一样,是将自己的神念,将圣井中无尽的混沌灵液尽数炼化在肉身之中,从而强大肉身,从而施展古之肉身时,能够做到随心所欲,能够做到不会限制。”
  
      “这种淬炼肉身的神通,有一个很普通的名字,我曾经听闻始祖念叨过数次。”
  
      “古诀,古诀,一个普通的名字,普通得到得后来竟然让这种淬炼肉身的方法失传了。万古以来,古族虽然后来分着了神族和魔族,但是却从来没有谁知道此诀。”
  
      “初与公子相遇时,便觉得公子肉身显得不凡,后公子进入弱水中初时借弱水淬炼肉身,我便感觉有些眼熟,再后来你深入弱水之中,我便是不知具体情况了。今日再次见到公子借剑气淬炼肉身,我方才醒悟过来,原来这就是始祖曾经淬炼肉身的神通古诀。”
  
      说到此处,望着慕白,兴奋嘶鸣。
  
      古灵儿虽然是古灵之躯,也知道一些纳神念入肉身,纳混沌灵液入肉身之事,但是从来不知道还有古诀之事。
  
      今日听闻,震惊当场,望着叶玄儿,深吸一口气,问道:“如果当年我们大战时你也领悟出了古诀,只怕我根本无法战得过你。”
  
      叶玄儿将骷髅马摇了摇,笑道:“以我的资质,怎么可能领悟得出这始祖的神通。曾经我参悟了不下万年,却是连半点头绪都没有。”
  
      说到此处,望着眉头深锁的慕白,说道:“据我观察,公子之所以能够领悟得到,一是因为公子所修炼的混沌经功法中的混沌魔典,只怕就是始祖当年淬炼肉身之法二则是因为公子取得了圣井,拥有了源源不断的混沌灵液。”
  
      “试想,天地谁能有公子这等机缘,能够取得混沌经这等绝世功法。就算是能取得这等功法,又有谁能够收服古婴,取得圣井!”
  
      微微一顿,深吸一口气,道:“不过,最关键的一点则是公子的道心和灵根!”
  
      “喔!”慕白轻喔一声,此刻方才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骷髅马叶玄儿的认识。
  
      必定,这家伙曾经是伴随在古族始祖身边,就算是一株草,也是长在古始身边的一株草。
  
      慕白轻喔一声,望着叶玄儿,道:“你知道我的道心和灵根?”在他的印象中,好像并没有告诉叶玄儿自己是什么道心。
  
      叶玄儿瞪着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慕白,好似恨不能将其吃了一般,传出的人声都开始颤抖起来:“空灵根和空道心,万古以来都没有出现过的空灵根和空道心!据我所知,至太古以来,天地间只有一人是空灵根和空道心!”
  
      “古族始祖?”慕白思绪一动,便想到了一个人,不由得出口问道。
  
      “不错,古族始祖,只有她是空灵根和空道心!”叶玄儿点答道。
  
      慕白倒吸一口凉气,怔在当场,任由万千剑气袭身,却是毫不在乎。
  
      当年踏入修仙界,在了解到灵根种类时,就已经知道自己的空灵根和空道心极为不凡,但是一直都认为就算是万中无一,那百万、千万中呢?总有一两个也是空灵根和空道心吧!
  
      可是今日听闻了叶玄儿的话,他方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在自己低估了自己的道心和灵根!
  
      空道心、空灵根,这种自太古时期到得如今,除了他外,就只出现个一人,那便是古族始祖。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如今的修仙界,根本没有几人能够识得这种道心和灵根。
  
      否则,当的在紫气宗时,慕白就不会被当成废物扔到杂役区了。就算是到了这蜀山传世界,初入霞落宗时,同样也被当成废物扔到杂役区。
  
      谁又能够知道,原来他所拥有的道心乃是天地间唯一的道心,所拥有的灵根更是万古以来,除古族始祖外,只有他才拥有。
  
      “我虽然知道哥哥是空道心和空灵根,也曾经看过这些的记载,但是从来未曾想到这等灵根居然如此难得。”古灵儿同样被震惊到了,歪着脑袋,随即眼睛一亮,惊呼一声说道:“道心乃是修士后来领悟所得,而灵根则是自身血脉所注定,也就是说人一出生便已经注定了是否拥有灵根,到底拥有着什么样的灵根。这些,都是已经注定的。”
  
      慕白眉头深锁,呼吸急促,紧张兮兮地望着前者,他知道前者想说什么,更清楚自己此刻在想什么。
  
      只是,他不敢相信,也不敢想下去。太古时期距离如今,那可是还有着上古、中古、今古,方才到得了如今。那样遥远的一个时代,难道真的与自己有着关系吗?
  
      有关系吗?没有关系吗?
  
      慕白自己既想知道,又害怕知道。
  
      骷髅马叶玄儿走过无尽岁月,所见所闻的事情不但多如牛毛,更是斑杂不堪,虽然灵智不凡,但是要想将所有事情全都记起,却也需要一些提醒,又或者是某些线索。
  
      原来,他并没有太过在意这些事情,但是今日当他在见到慕白修炼肉身之法时,方才想起了古诀,方才将关于此诀的信息记起。
  
      此刻说将出来之后,又听闻以古灵儿之言,突然间心升后悔,感觉自己不应该说得那般多。
  
      因为,这也许将触及到一个秘密,一个从太古以来只有古神始祖、古魔始祖、古灵始祖、古妖始祖、古鬼始祖方才知道的秘密。随着五位始祖的陨落,那个秘密也被带走,就如同尘埃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但是谁也不知道,这个秘密天地间还有一个修士知道,那便是曾经追随过古族始祖,后又追随过古灵族始祖,并幸存下来的一株小小灵草,也就是如今的骷髅马之骨的叶玄儿。
  
      他知道这个秘密,但是他更知道这个秘密无论是谁都不能告诉,否则别说是剑仙山脉,就算这一方世界都会毁灭,都会消失在九天十地。
  
      所以当古灵儿说出那一番话后,叶玄儿脑中闪过许多念头,急忙出言道:“看样子你是多心了,天地间灵根种类虽然固定,更有血脉相传之说,但是也有许多大能修士能够逆天改命,可以让没有灵根的普通人硬生生变成一名拥有不凡灵根的修士。这等之事,在上古时代,便有一位。最后更是成功飞升仙界去了。”
  
      古灵儿何其聪慧,经前者之说,顿时醒悟,不再说此事,岔开话题道:“言之有理,言之有理。今日哥哥悟得古诀神通,可喜可贺。希望哥哥能将肉身淬炼得更加强大,将来不但一现古族始祖之威,更可以让我等之辈也有机会用此等神通这术来淬炼肉身。”
  
      一人一马实际上是一人一草,如此说话,慕白又不是笨蛋,心中早已经明白其中的意思,也不点破,只得收起自己的心思,暗暗下定决定,待它日真有机会杀上九天时,定会弄明白一切。
  
      太古时代,那是一个遥远的时代,那是古族始祖生活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古族经历了什么,古族始祖为何最终又没能守护古族一脉?
  
      古族始祖是谁?他又或者是她到底拥有什么样的血脉?
  
      空道心吗?空灵根吗?
  
      既然灵根只能血脉相传,那么我所拥有的空道根又是从何传来?难道是父亲?
  
      如果真是父亲,岂不是父亲也可以修仙,也可以悟出空道心,可以成就无上修为?
  
      想着这些,慕白的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在现代社会的一切来。
  
      父亲,那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说穿了就是一个打工者,一生忙碌苦累,并没有任何出奇之处。至于母亲,更是没有什么奇特不同的地方。
  
      慕白觉得,如果真是血脉传承的话,那么自己觉得不可能是传承至父母亲那里。除非,自己不是父母亲的亲生儿子,又或者说这一切实际是一个局,一个难以破开的局,一个控制着现代社会,控制着鬼星,甚至控制着所穿越每一界的局。
  
      如此大的一个局,谁能布下?
  
      想着一切,慕白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混乱。
  
      呼!
  
      吐出一口浊气,神念一动,吸入一道混沌灵液,双臂赫然抬起,也不再多思多言,开始再次以剑气淬炼起肉身来。
  
      既然一切弄不明白,既然不清楚谁在布这个大局,他便不去思索,便不再多想,他要不断修炼,不断变化,最终以自己的实力去破开这个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