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华山女剑神章节目录 >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那我谢谢你了!”
  小草道翻了个白眼,接着问道:“凌珊又是怎么回事?”
  凌珊道:“我在家里叫凌珊,在师门叫星夜啊!想用哪个名字就用哪个!”
  小草道:“原来你叫星夜……怎么?现在不藏着掖着了?”
  凌珊哂笑道:“这不是以前不懂事吗?现在长大了,怎么敢继续隐瞒姑姑?”
  花星落嘟起小嘴不满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双侠镇,什么小星?快告诉我!”
  小草解释道:“你二姐不是常和你说以前在中原遇见过一个叫小星的小女孩,和你一样调皮捣蛋的吗?这就是了!”
  花星落恍然大悟,才知道刚才为什么觉得熟悉,道:“原来你就是二姐说的小星!不怎么样嘛……”
  凌珊不搭理小丫头恶意满满地的攻击,面色古怪道:“小小星的二姐,莫非是杜姐姐?”
  小草咬牙切齿道:“叫小姐姐姐,叫我就姑姑?”
  凌珊笑道:“叫姑姑不是很好吗?”
  小草哼道:“你肯定没安好心!”
  随后道:“小姐就是落落的二姐!”
  凌珊又问:“先前听三公子说,小小星是杜姐姐的女儿?”
  小草点头道:“不错!”
  凌珊笑道:“哈哈,你们三个人的关系可真有趣!”
  小草无奈道:“还不是小姐,非要落落这么称呼,说是叫娘亲会把她叫老了,叫姐姐合适,又硬说我比较大,让落落唤我大姐,唤她自己二姐,这样可以显得她更年轻,就成了现在这样……”
  凌珊暗笑,杜蘅当初在双侠镇就有过硬拉侄子当弟弟的前科了,这些还真是她会做出之事!
  小草诉了一会儿苦,终于想起正事,道:“对了,不要在这儿聊,我带你去找小姐,她见到你一定也很高兴!”
  凌珊眉眼一弯,笑道:“正要去见她呢,小草姑姑快带路!”
  小草点头道:“这就去!”伸出手去,对花星落道:“来,落落,回去吧!”
  小女孩立即往后退,“才不要,回去后爹爹又要罚我练字怎么办?”
  她先前因为不肯好好练功被罚练字,才找了个机会溜出来与小草躲起猫猫,这下如何肯直接回去?
  凌珊一下拉住小姑娘的手,挑唆道:“笨啊,你爹罚你,你可以找你二姐主持公道啊!比如你爹罚你练字,你就先认真练上一会儿,然后在吃饭的时候说手酸,拿不住筷子,要你二姐喂,记住是要二姐喂,不是大姐喂,她若不肯,你就挤几滴眼泪装可怜,但就是不吃饭,这样把你二姐磨得烦了、心疼了,她自然就会去收拾你爹,记住一句话,有二姐在,还怕什么爹?凡事自己多动动脑子!”
  花星落点点头,若有所思!
  小草翻起白眼,从她手里抢过小女孩的手:“去去去,有你这么教唆小孩的吗?要是被岛主听到,非要先教训你一顿不可!”
  拉着小女孩,抢先带路!
  凌珊嘿嘿一笑,跟上提醒道:“对了,小草姑姑,等会不要直接说是我,就说华山剑派凌珊前来拜访,考考杜姐姐的眼力,看她能否认出我来!”
  小草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凌珊好奇道:“为何?”
  小草解释道:“小姐和岛主可不认得什么华山凌珊,你以这身份前去,恐怕院子都进不去,还如何见到人?”
  凌珊道:“没事,你就说这次黄家能安全护送那株千年雪参到杭州来,全亏有我出手,黄家那边已经给了酬劳,他们这边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吧?这样一说,他们想必不会还好意思躲着不见了!”
  花星落转头小声啐了一口,道:“真不要脸!”
  凌珊瞥眼:“我就不要脸,小丫头你咬我啊!”小姑娘撇过头去,不想再理这完全不讲理的家伙!
  小草惊讶道:“你真相助护送了千年雪参?”
  凌珊臭显摆起来,道:“不然你当我为何会和三公子在一起?在船上我可不止出过一次手!”
  小草道:“这么说倒是可以,可我就怕岛主会觉得你这人不识好歹,都领了一份酬金了居然还想着占便宜,到时一怒之下,怕是会直接动手教训你!”
  凌珊自信满满道:“你家姑爷好歹是前辈高人,岂能拉下脸来与小辈动手?何况,就算他真不要脸了,到时你直接向杜姐姐说是我,阻止他就是!”
  小草撇嘴道:“随你了!”
  凌珊又对花星落道:“小小星,等会你可别拆台!”
  小女孩歪起头:“我为什么帮你?”
  凌珊轻轻一笑,直接提出筹码,道:“你不是怕你爹罚你练字吗?今天只要我的身份不暴露,到时候一百遍,一千遍,都由我来帮你抄!”
  花星落瞪大眼睛道:“这可是你说的?”
  凌珊拍着胸膛,满口答应,道:“我太华神女剑言出必行!”
  ——
  甲字院第,黄子巽带来的两名手下门神一般拱卫院门两侧,自然并非护卫之用,而是用以使唤吩咐以及防止无关外人打扰居客罢了,若非有十年前的交情在,凌珊就属这无关人员,除非强闯,否则于情于理都该先在院外候着,小草说她若是凌珊,连院门都进不去便是源此!
  虽只要小草点头,便不必如此,这两人亦不会多做无谓阻挠,可若如此便与她的打算不符了,她现在是凌珊,小草没道理直接让一个没什么交情的人入院,做戏总得做全套!
  于是凌珊候在门外!
  晚风和煦,花草雅致,杜蘅与花如来在院中凉亭对坐手谈!
  小草牵着花星落入亭,道:“岛主,小姐,落落找回来了!”
  花如来下了一子,转头瞥了小姑娘一眼,道:“多抄十遍金刚经!”
  花星落挤成了苦瓜脸,不过又想到凌珊答应帮她抄写,苦色顿去,撇嘴道:“十遍就十遍!”
  杜蘅敲了她一眼,冲花如来埋怨道:“如来,你就是太宠她了,十遍怎么够?至少二十遍才行!”
  花星落支起下巴道:“老娘,二姐,虽然你没人性,不过我不怕,二十遍而已,我抄!”
  杜蘅眉头一挑,伸出三根手指,道:“那就三十遍!”
  花星落不屑一顾,道:“我抄五十遍!”
  夫妻两相视一笑!
  杜蘅道:“好,这是你说的,就五十遍!”
  小草插话道:“岛主,小姐,有一名叫凌珊的女子,自称是华山剑派弟子,说要来讨护送千年雪参的赏钱,正在外面等候,可要见她?”
  花如来一声冷哼,抬手一拍石桌,顿时急响,棋盘上黑白棋子一跳,乱了方位,桌面更直接被拍碎了一角。
  杜蘅问道:“如来,你认得此人吗?”
  “是子巽因雪参一事邀请的护航之人,的确出手解围过!”花如来温和解释了一句,随即怒声道:“不过,此事我昨日在船上便已吩咐过子巽好生酬谢她,她怎敢还来向我讨要什么赏钱?”
  小草眼皮一跳,试探着问:“那可还要见她?”
  杜蘅云淡风轻道:“见!为何不见?我倒要瞧瞧何人如此大胆,竟勒索到我们头上来了!”
  很快凌珊入院。
  靠近时凌珊才看清楚,杜蘅一身黄杉,肌肤晶莹,过去是桃李芬芳,如今是二八芳华——二十八的二八,虽面容成熟许多,气质却仍如当初娇柔灵慧,我见犹怜。
  在她打量杜蘅时,杜蘅抢先开口,笑道:“你叫凌珊?华山的?可我怎么瞧你十分眼熟?”
  凌珊看了杜蘅一眼,见她嘴角微勾,挂着浅浅笑意,又瞧向古井无波的花如来,心中一动,便摇头道:“是也不是!”
  杜蘅笑了笑道:“这倒是奇了,有什么说法?”
  凌珊道:“华山剑派的凌珊虽然是我,可此时此地,来见你却并非凌珊这个身份!”
  这是想要直接表明身份?小草狐疑地看了她一眼,不明白她又打算搞什么鬼!
  杜蘅道:“哦?那么说你还有很多个身份了?”
  凌珊点头道:“的确有许多个,有一个叫做小星,杜姐姐是否觉得熟悉?”
  杜蘅满脸惊喜地起身,道:“小星?双侠镇的小星?真的是你?”
  凌珊道:“如假包换!”
  杜蘅过来拉住她手道:“原来是小星你,难怪我看你会觉得这般眼熟,快来坐,咱们这么久没见面,今天得好好聊聊!”
  落座,凌珊望向花星落,道:“十年不见,没想到杜姐姐连女儿都这样大了!”
  杜蘅道:“怎样?看着羡慕了吧?你也赶紧找人生一个!”
  凌珊连忙摇头道:“这就算了!”
  久别再遇,促膝相谈甚欢,乃至夕阳渐尽,又同桌共饮!
  说开了话,小草提及明明说好暂不显露身份,看小姐能否认出人来,怎么小星又中途变卦?
  好一通埋怨!
  凌珊笑嘻嘻解释,是杜姐姐一开口就说看自己眼熟,她觉得这是杜姐姐在暗示已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才会直接坦白!
  小草不信。
  杜蘅也好奇她如何会这么认为!
  凌珊便提出依据。
  绝顶高手,百丈之内能听虫蚁爬行之声,花前辈便是实打实的绝顶高手,她与小草说话之时,离这小院可远远不到百丈,中间虽有许多墙壁树木假山真石相隔,可若他当时牵挂女儿,有心相听以便若有意外好随时因应,那自然瞒不过他的耳朵!
  这虽只是猜测,不过她说完后,杜蘅惊讶地确定了她的想法,道确实是丈夫老远听见了她们的“密谋”,并如数告知于她,她才想将计就计耍她们一通的,没料到凌珊会这么心思缜密,而且思维未免跳脱,只是因为一份虽是事实,本质上却并不怎么靠谱的推测,就直接改了初衷,害她直接一腔计划尽成流水了!
  而之后凌珊也知道了她们出现在此的原因——确实就是为雪参而来!
  杜蘅天生心疾,且十分严重,近年来身体每况愈下,若非花如来日夜以重楼真气相灌,为她调理身体,怕是早几年便已撒手人寰,但纵使有一个绝顶高手如此不惜功力,怕也坚持不了一两年了!
  好在花如来知晓一剂良方,可炼出逆天神丹,治愈心疾无虞,使她尚有一线生机,只可惜神丹难练,材料更难寻!
  当初花如来在与杜蘅相恋之后一去多年了无音讯,就是为了寻找炼丹的药材。
  不过虽难找,这么多年下来,主药辅药其实也早已找齐,如今,只还差一昧药引,即雪参。
  说来只需百年雪参便足以作引,而且百年雪参这虽较百年人参比较罕见,却也并不难寻,不过做引子的雪参年份越久效果越佳,不到最后实在无法,花如来不愿退而求其次。
  百年雪参看不上,万年雪参不过传说,他便将目标放在了千年雪参之上!
  这些年,黄家每年都会走一趟关外,说是经商,其实根本原因就是受花如来之托,前去寻找雪参的!
  千年雪参事关重大,若是压根没寻到,亦或得到也能守住秘密倒罢了,可若得到却泄露了消息,凭黄家的实力,绝难保住东西,故而为防意外,每次花如来都会找高手同行。
  有时,是信得过的朋友,不过,这种情形极少,更多的,还是直接去捉两名高手来,施以手段,逼人就范!
  今年适逢师弟谢烟横在岛上作客,花如来便请他与黄家商队同行前去关外,不想运气好,这次真如愿得到了一株千年雪参。
  接到消息时,已是大半月之后!
  此后又数次接到传讯,有高手袭杀,师弟重伤,人与雪参都随时会有危险!
  可惜拖到今日,杜蘅的身体实在太差,根本离不开他的真气滋养,而且也吃不消舟车劳顿,他分身无力,只能带上杜蘅同行,而且路上不能太赶,只能慢慢走!
  这走走停停,花了半月,前日才算抵达杭州城。
  他们知道商船已入江南,近几日只要在一地落脚,花如来便会倚仗轻功先行几十里乃至百里路程看看能否先一步遇上,雪参太过紧要,能早一日到手中,便能早一日安心,昨日亦是如此例行公事,才能在危急之际,及时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