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机剑曲章节目录 > 第七十二章 苍穹倾战青龙绝 下

第七十二章 苍穹倾战青龙绝 下


      存微山,归元峰。
  
      存真殿前广袤的空地之上,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
  
      放眼望去,几乎是存微山内、外门所有弟子尽数在场。其中后排不少外门弟子,均是第一次踏入这宗门主峰,面上都有着隐藏不住的激动之色。
  
      只有少数人与前面的内门弟子一样,眉头紧锁、目光凝重,低头拱手站着。
  
      姜石就是其中之一。
  
      当初邵珩在云溪村内寻到的瘦弱少年,如今已是另一番模样。
  
      如他这等身份的弟子,在存微外门之中生活自然清苦,但也远远好过姜石当初在云溪村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不仅身材已赶超了正常十五、六岁的少年许多,另一方面姜石虽然此时眉头紧锁,但那极为好看的眉目印在俊朗、英气的少年面上,依旧显得朝气蓬勃,如同初升的朝阳般灿烂。
  
      此时的姜石,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即将再次发生巨大的转折,只一心懵懂的忧虑着今日的大事。
  
      内门弟子之中,“清”字辈弟子个个神情凝重,有些甚至脸色灰败如丧考妣,甚至有人竟不顾身处归元峰不住地低声胡言乱语喃喃着。
  
      而站在最前方,以太律真人为首的各峰首座,却都没有去斥责身后弟子的失态,而是纷纷仰头望向远处云海深处。
  
      十数日之前,掌门太微真人为渡劫于坐忘峰上闭入死关。
  
      存微上下尽数震动。
  
      年轻弟子恍然于自家掌门已突破至修士顶阶炼虚合道而喜,年纪较长者却纷纷神情惨淡。
  
      炼虚合道之境以分神、洞虚、大乘,洞虚之后需历经九重天劫,方可大乘而羽化飞升。
  
      古往今来,飞升之人寥寥无几,而太微真人竟能至此境界,已是眼下当之无愧的神州第一人。
  
      可是九重天劫又岂是容易渡过?
  
      太微真人既闭死关,甚至将宗门传承之事已有所嘱托。而从各个首座的面容之中,也没有看出丝毫轻松之意。
  
      当日摩崖云海师兄弟之间的对话,也许便是永诀。
  
      太律真人清瘦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只有铁面无私,只有最亲近的师兄弟才能看出他心中的不平静。
  
      突然,存微弟子中发出了巨大的惊呼喧哗声。
  
      远处云蒸霞蔚之中,有青龙抬头!
  
      太律真人眼眸一沉。
  
      “呛啷!”仙剑出鞘,随着太律真人的手高高跃至空中。
  
      锋光闪耀,一道道气势无比雄浑的剑影伴随着首座们的纷纷出剑,出现在归元峰上方天空,凝结成一片巨大的剑阵。
  
      “众弟子听令!”太律真人的声音仿佛响彻天地:“祭剑!”
  
      一柄又一柄的飞剑如同银鱼般自内门弟子手中跳跃而起,如同川流般朝空中飞去,与首座们的飞剑汇合在一处。
  
      剑光如雪,似无数星辰迸发着耀眼光芒,将存微山上上下下照射得纤尘毕露。
  
      且不说外门弟子,就是内门弟子中也不少人如痴如醉地看着这般奇景。
  
      “哞!”云海深处,有龙吟响彻苍穹。
  
      刹那间,天地风云皆变。
  
      漆黑如墨的乌云自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摩崖云海上空彻底笼罩!
  
      太律真人及其他首座面色剧变,太尘真人当先脱口惊呼:“劫云?为什么是劫云?”
  
      太尘真人话出口后,自己也立即反应了过来,顿时面色复杂。
  
      “青尊是要最后一搏么?”太仪真人声音有一丝颤抖。
  
      这条当年跟随存微真人征战四方的青龙,守护了存微上下整整五千多年,寿命将尽之时,竟不是甘于屈服于死亡的命运,而是要再次向苍天发起挑战!
  
      成则羽化飞升与天地同寿,败则彻底消弭于天地之间。
  
      “开启护宗大阵。”面对这等得天独厚的神兽之天劫,太律真人不敢有丝毫懈怠,尤其是掌门太微真人正闭入渡劫死关之中。
  
      随着太律真人话音的落下,八座主峰之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接连不断的亮起,一种无形的波动一瞬间笼罩而下,将存微八峰连接在一起。
  
      只除了摩崖云海。
  
      墨色云海之中,迸发出金色的雷霆,青龙仰天咆哮,巨大的青色身躯如同绵延数里的山丘,自摩崖云海中显露而出!
  
      存微上上下下所有弟子握紧拳头,既惊叹又紧张地看着那苍老的巨龙正与天地相搏!
  
      青龙腾跃而起,迎上数道与它身体差不多粗细的金色闪电。刺目的光芒令天地间尽数变色,年轻弟子压根睁不开眼。
  
      “轰!”金色雷霆所过之处,连远处的山顶都被生生削去,但在青尊身上不过留下一片焦色。
  
      似姜石这等年轻弟子一时间纷纷拍手叫好,但太律真人等首座却依旧神情凝重。
  
      果然,墨云翻腾,无数金色雷霆一道接着一道打下!
  
      青龙每上升一丈,金雷就将之打下两丈。
  
      眼见在无数金雷之下的青龙,一寸寸被压回至摩崖云海之中,只能发出不甘的咆哮声。
  
      所有存微弟子垂下双手、尽数沉默,有的女弟子甚至忍不住掩面而泣。
  
      哭声仿佛传染一般,渐渐在弟子中间传开,纵是男儿也不禁红了眼眶。
  
      所有人心中都仿佛即将失去了擎天支柱一般:立于神州顶端的掌门真人闭入死关,一直以来守卫存微山的青尊也即将消亡、不复存在。
  
      奔腾的雷霆仿佛打在存微上下每一个人的心上,似风雨飘摇。
  
      “不许哭!”太律真人须发皆扬,暴喝一声。
  
      归元峰霎时一静。
  
      “送青尊!”太律真人再怎么掩饰,声音中也依旧留存了一缕悲哀。
  
      所有内门弟子含泪御使飞剑,纵是外门弟子也纷纷拔剑朝天。
  
      剑光满存微。
  
      “恭送青尊!”无数或苍老或稚嫩的声音汇聚成一条大河,伴随着无数跳跃剑光,穿透护宗大阵,穿过摩崖云海,穿透层层苍穹。
  
      摩崖云海之中,青龙仿佛回首望着自己守护了五千多年的家,如同诀别。
  
      太律真人心中一阵无力,手臂微微下垂。
  
      突然,就在这时,身后清阳道长竟如毛头小子般大叫一声:“快看天上!”
  
      金雷闪烁的墨云之中,突然有一道光明破云而出,如同朝阳洒下人间的第一道光芒。
  
      金光刹那间穿透遍布的乌云,似霞光万丈。
  
      照射在奄奄一息的青龙巨大身体上时,太律真人清晰地看见青龙身上金雷肆虐过的痕迹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恢复着!
  
      青龙似乎焕发了无数生机,昂首抬头,那硕大的瞳孔之中闪过了人性化的情绪:激动、欣喜、感慨以及仿佛等待许久的如释重负。
  
      金雷稀稀落落地洒下,青龙再丝毫负担,轻巧地腾跃至空中,身躯在雷云之中尽情地穿梭着,仿佛嬉戏的孩童。
  
      渐渐地,那些金雷再不复可怖,轻柔地附上青龙身躯,就像是给它披上了一层金色的铠甲。
  
      有如月华般的帝流浆自天边洒下,钧天广乐响彻天地之间。
  
      “轰!”存微山归元峰上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鼎沸如潮、直达天际!
  
      纵是太律真人也禁不住嘴唇颤抖着。
  
      就算青尊成功渡劫后也终将离他们而去,但存微山上上下下所有人此刻心中都充满了欢喜。
  
      太尘真人老泪纵横,低声呢喃着:“祖师显灵祖师显灵”
  
      云破日出,青龙的身影在苍穹中渐渐模糊、淡去。
  
      在它最终消失在存微上下眼前的最后时刻,两片龙鳞化作两道青芒破空而来!
  
      一道青光盘旋在归元峰上方,而后落入集英殿内祖师牌位之前,与那柄池鱼仙剑融为一体。
  
      一道青光绕存微八峰转过,飘飘然又如闪电奔腾般朝存微东北而去!
  
      “那是北海的方向”太尘真人喃喃道。
  
      “恭送青尊。”太律真人没有接应师弟的话,而是朝着天地间青龙留下最后的虚影深深躬下,一拜至底。
  
      归元峰上静谧落针可闻,所有弟子整衣扶冠,同样深深一揖到底,心中无风无雨无惧。
  
      再次齐声道:“恭送青尊!”
  
      北海贝壳岛附近,太皓真人猛然自入定中惊醒,神情大变,转瞬间飞出仙家云舟,凌空而立。
  
      下一刻,清文道长也随之出现在太皓真人身旁,痴痴看着存微山所在方向的天边那抹凝而不散的金光青影。
  
      “发生什么事了?发生什么事了?”清文道长神情变幻,心头“突突”狂跳,不断追问着。
  
      太皓真人张了张嘴,神情既愤怒又哀伤:“师兄你是故意的故意遣我离开存微不让我送你不让我送青尊”
  
      一行清泪自太皓真人沟壑纵横的面上淌下,仿佛砸在清文道长心头。
  
      北海之上,神州各地,所有元婴真人都感受到了什么,有的目露震惊,有的神情怀念,有的在惋惜,有的在窃喜
  
      突然,北海之上巨浪滔天,天空中一个巨型法阵在一片绚丽彩霞之中浮现而出。
  
      远处,一道青影自存微山破空而来,在太皓真人和清文道长诧异的目光中,一头扎进那法阵之中,冲着透明光阵浮现的一座巍峨高山而去!
  
      只一瞬间,北海附近所有等候着的宗门、世家纷纷自驻地中奔向此处,屏息以待。
  
      无数光点自那虚空光阵之中弹射而出,所有元婴真人同时出手!
  
      太皓真人此时心中悲愤有之、茫然有之,所有情绪都化作一道利剑,思渊仙剑似要劈开天地,其他人如同涛涛海浪般尽数沉默,退避三舍。
  
      大袖一卷,将空中数个光点卷下,落在太皓真人身旁。
  
      沈元希、南宫北斗、周子安、陆济纷纷安然出现在清文道长身旁。
  
      清文道长神情剧震,厉声呵斥:“邵珩呢?!傅安宁呢?宁青筠呢?!”
  
      周子安、陆济纷纷露出茫然的神情,南宫北斗嘶哑着声音道:“傅师兄死了”在他眼中,有着熊熊怒火,仿佛有什么事情深深刺激了他一般。
  
      太皓真人脸色一瞬间灰败了下去,就是出来时神情恍惚的沈元希此刻也反应过来而四下张望着,想要寻找邵珩的踪迹。
  
      然而,周围门派一个个接回了自家弟子,人数均比进入时减少,但始终没有邵珩的影子。
  
      “不对!”太皓真人忽而神情一变,掐指谋算,眉头却始终未曾松开。
  
      沈元希死死握紧了右手拳头,期盼地看着太皓真人。
  
      无人发现,沈元希那右拳之中有一抹璀璨金光,时隐时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