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球灵之王章节目录 > 第四章打架

第四章打架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响又看向黄毛少年他们那,满脸是血的他再加上身上的死人服,让那帮凶徒看着,更加相信自己白日见鬼了。
  
  “鬼啊!”眼镜率先尖叫出声,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往路的另一头跑去。
  
  其他人这时也反应过来,纷纷尾随眼镜而去。
  
  从此以后,这条路又传出闹鬼的信息,不但村民们不敢从这走,就连劫匪们也不敢在此打窝了。
  
  李响并没有去追,他本不是那种嗜血之人,而且李响也没把握能追得上,所以就懒得再费那力气,而是蹲下来打量着脚边的大汉,只见大汉此时已经断气多时了,身上穿着的衣服也被血给浸的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但李响却似乎并没有在意那衣服上的血腥之气,反而是面带喜色的将大汉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下来,李响将身上的死人衣服脱了下来,包裹住此时已是赤裸精光的大汉,“这衣服才是你该穿的,至于你的衣服嘛,我先借用一段时间。”李响看着地上的大汉说道。
  
  在大汉身上李响还搜到了一个打火机和几块馒头,看来这一伙人已经在此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李响暗叫晦气。
  
  李响穿上那大汉的血衣服,便转身钻进路边的灌木丛中,似乎不打算再向东行走的样子。
  
  转眼天就要黑了,此时李响走到了一片树林里,并在一颗大树下靠着坐了下来,手里拿着吃剩下的半个馒头,脑子里一边回想中午的那一幕。
  
  当那大汉拿着刀过来时,李响便想好反正难逃一死,干脆让他们帮自己证实一下自己的猜测算了,于是便出现了李响站着不动让人砍的那一幕,而之后的结果也证实了李响原本的猜测是正确的,自己果然身具异能!
  
  想到这,李响放下手中的馒头,从怀里掏出那把水果刀,从砍死大汉,这刀就没离过李响的身。
  
  李响拿起刀,朝着手指比划了一下,然后一咬牙,竟然照着手指狠狠的划了一刀,只觉手指一痛,手指处便出现一个深深的口子,李响这时才真切的看到,自己手指上外翻的皮肉竟然泛着淡淡的金光,在昏暗的树林里格外显眼。
  
  接着手指上的口子便开始蠕动起来,很快便弥合如初了,李响瞪大了眼看着这一切,要不是刚才那真切的疼痛,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李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了下来,不知为何,他又想起了那金色的星云和血金色的器官,李响隐隐觉的,自己的身体在复生后,也许发生的变化远不止这些。不过李响转念又想,既然连死而复生的事都发生了,那还有什么是不能理解的呢。“还是先睡一觉,明天先找点水把衣服给洗了,这个样子是进不得城的。”李响说着,便靠在树上睡去了。
  
  三天后,平阳县城。
  
  平阳县城地处大山的出口处,在公路修到这里后,交通的便利是此地的经济快速超过了其他山村,从而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城”。城本身面积不大,只有由东至西的一条大街,但就这一条街,竟然就包括了几乎所有常见行业,如街东头的日杂百货,再往里的小张理发啦,更为出名的便是靠近街西边的老李饭馆,那里的饭菜吃过的人几乎没人不叫好的,据说饭店老板老李是从外边专业技校毕业回来的。
  
  这时正是午饭时间,所以老李饭店这更是宾客满座,热闹非凡。
  
  在饭店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一男一女,男的剑眉星目,一身黑色西装,英俊非凡,女的一身纯白连衣裙,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脸蛋长得非常可爱,却有一种出尘的气质,仿若仙子下凡。
  
  但是如果李响见到这位仙女般的美人,绝对不会生出半点欣赏的心情,因为此女的容貌竟然和其亲手杀死的胡燕一模一样!
  
  只见这位美女手里拿着一份报纸,但却根本没有在看,只是拿手指着报纸的一处向已经是满脸无奈的男子说道:“师兄,看人家报纸上说的多明白啊,肯定错不了,这不,就连你说的不存在的平阳县咱们都找到了。”
  
  “那是我夸张的说法好不好,不过我敢肯定,事实一定没报纸上说的那么玄乎,最多也就是个盗尸案,以此地的条件,绝对无法孕育出僵尸。”男子语气非常肯定地说道。
  
  “那死者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怎么会有人无聊地去偷那种东西呢。”女孩不服气的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啦吧,那人生前是杀人犯,说不定是被他杀了的人的家属偷去的,以虐尸来泄愤。”男子的逻辑思维很强,将整件事都推理的很合理,女孩也听的觉的有可能,不过口中还是嘴硬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变态呀......”
  
  “我哪有变态啊,等到了李家村,看看有没有尸气就真相大白了,到时候,看你还嘴硬!”
  
  “别到时候发现僵尸你打不过人家......”女孩大概觉的自己输的可能较大,所以开始在口头上损这男子,不过男子却听着这些话,笑而不语,反而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女子,目光中尽是怜爱之意。
  
  “唉唉唉!出去出去!”突然,饭店老板老李厉声喊道,饭店中的人全都向门口看去,只见老李正在轰赶一个衣衫褴褛,脏兮兮的乞丐,这种乞丐城中并不少见,全是好吃懒做的骗吃骗喝的家伙,因此老李才会如此厌恶,只是这乞丐十分执着,无论老李怎么轰赶他就是不走,老李不由极为火大,因此不顾形象地对其大吼起来。
  
  “唉?师兄,那人好奇怪哦,怎么头发那么短呀。”白衣女孩在看见那乞丐后,疑惑地说道。
  
  “煞气,一个凡人有这么重的煞气,看来此人肯定身犯重案。”男子似乎自语的说道。
  
  “那他是个杀人犯喽,那饭店老板岂不是很危险?”女孩有些担心地说道。
  
  “不会的,在场有这么多人呢,犯人就是再大胆,也不敢在此行凶的。”男子自信地说道。
  
  “那咱们报警吧,这人在此总对此地的人有威胁的。”
  
  “好了,师傅下山前叮嘱我们不可插手凡人的任何事,只要他不找咱们麻烦,咱们就什么也不要管。”男子语气忽然变得严肃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