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天下第一医馆章节目录 > 第137章 你怎能如此污我

第137章 你怎能如此污我


      “轰隆隆…”
  
      耳边传来汽车轰鸣声,墨白站起身,来到窗口,转头看向窗外。
  
      只见朱医师的车正缓缓远去,而方向,正是齐老爷家。
  
      望着汽车缓缓消失在自己眼底,墨白眼中微微一闪,转身背起了自己的药箱,下楼。
  
      “吴掌柜,我要去楚老爷家复诊,估计中午前回不来,劳烦您帮我备副药材,我带着备用!”来到柜台,墨白冲着吴掌柜拱手道。
  
      “好,您稍坐,我这便去给您抓!”吴掌柜自是不敢耽误,连忙放下手头的事,亲自去给墨白抓药。
  
      “麻烦了!”墨白点头。
  
      “白大夫,您喝茶!”刚刚坐下,便立马有医馆药童凑上来,不需吴掌柜吩咐,殷勤奉茶。
  
      “谢谢!”墨白和气点头,接过茶杯,笑着轻声道谢。
  
      “您客气了,今儿日头毒,我先去给您寻个跑的快的车夫,在门口候着!”药童殷勤的狠,不待墨白拒绝,便快步朝着门外跑去。
  
      墨白嘴角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
  
      这些还未拜师的药童一个个眼睛可都明亮着呢。
  
      他们可不是见到谁都这么热情的,说到底也是墨白如今显出了本事,在这医馆的重要性与日俱增。
  
      而且关键他如今还没有收徒弟,甚至身边连一个固定帮忙跑腿的药童都没有。
  
      但时间长了,也总会需要一个人在身边打下手的,如果博他亲眼选了自己,既能有个名师做靠山,也能学些真正的高深本事,试想这些药童如何能不心热?
  
      不过很遗憾,这些药童恐怕是想多了。
  
      想学墨白的本事不难,他一向与人为善,只要不是作奸犯科之辈,有医道上的疑问,去向他请教的话,他并不忌讳指点。
  
      但若是要成为他弟子,的他悉心亲传,那便抱歉了,这可不是献献殷勤,表表忠心就能行的。
  
      不说资质,单说济世医馆里,这些在吴掌柜个人魅力的感染下,都长着一双有色眼镜的药童,实在不能让他考虑。
  
      目光一转,望向陈医师那边,正好只见他刚好为一位病人开完方子,也正看向他笑道:“白大夫,您这是又要出诊?”
  
      墨白点头,道:“不是,楚老爷那边今日得过去复诊。”
  
      说着便放下手中的茶杯,来到陈医师对面坐下。
  
      “听说您昨日去了齐家,可为那齐老爷看过了?”陈医师和墨白接触的久了,倒也并不忌讳,直接问道。
  
      这世上,果然就没有不透风的墙。
  
      这事,还是他昨晚才告诉吴掌柜的,如今却仿佛整个医馆都知道了一般。
  
      “嗯,已经看过了,昨日一直忙到深夜才回来!”墨白颔首道。
  
      陈医师闻言,面色微微一顿,随即放低声量,对墨白低语道:“那您可曾已经接手了齐老爷的病?”
  
      见他这番姿态,墨白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苦笑道:“没办法,昨天突然被接了过去,才晓得是齐老爷。本来是想推辞的,但一见病人的情况着实严峻,也拖不得了,只得开了方子,用了药!”
  
      陈医师闻言,顿时微微摇头,心中却叹道,这白大夫果然厉害,齐老爷的病果然没有难住他,但却又不由低声提醒道:“白大夫,您可知道,朱医师近段日子可一直都在为齐老爷的病忙着,听说都已经几次去信师门,要请丹师过来为老爷问诊,就这几日便要来了……您这,可曾与朱医师解释清楚了?”
  
      “这不,刚刚才与朱医师将这事说了个分明,还好,朱医师还是很理解的。”墨白乐观笑道。
  
      理解?
  
      陈医师面皮微抽,他在这医馆的时间可不短了,怎么不知道朱医师有这么豁达的气量。
  
      正在医治的病人,被你这么截胡,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人脉资源,他会这么容易释怀?
  
      要真这么大气量,会这么火急火燎的立马赶去齐家?
  
      但在这济世医馆里,这些话也不好明说。
  
      而且墨白都已经接手了,说多了,也只是枉做坏人,根本无用!
  
      不过转念一想,墨白若当真能治好齐老爷,朱医师恐怕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因为这事难为墨白。
  
      便摇了摇头,笑道:“那便好,那便好!”
  
      “陈医师,朱医师当真是请了师门丹师,马上便要来了么?”墨白眼神一闪,开口问道。
  
      陈医师抬眼,只见墨白目光炯炯的望着自己,他还以为墨白是又惦记着要找丹师为他问诊的事。
  
      面色有些不确定的道:“这我也只是听说这事,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应该是快请来了吧,毕竟齐老爷这病也拖了好些日子了。”
  
      “若是当真能来,那就太好了!”墨白顿时点头笑道,却又不经意间道:“朱医师他们师门经常有人下山来咱们医馆吗?”
  
      “这倒是没有,我在这儿也好多年了,却也未曾见过有丹师亲来,毕竟丹师都一心研制丹丸,不会随便下山。不过,朱医师倒是每年都会回山拜见师门长辈一次,你或可与朱医师商量一番,看能不能同去?”陈医师却是摇头,却安慰道。
  
      ……………………
  
      ……
  
      坐在黄包车上。
  
      墨白眼中有思绪闪烁。
  
      从他要对付朱医师开始,便在朝着如今的局面而努力。
  
      先是想办法进入济世医馆,又借着济世医馆的资源,得以快速施展本事扬名,累积名声以图又资格为那些贵人医治,积累人脉。
  
      一番波折,虽然不算容易,但如今接了齐老爷的病症,也总还算还顺利。
  
      如今,有了楚家老爷的帮助,又加上齐家,可以说已经有了和朱医师翻脸的底牌。
  
      至少,如今想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应该还是有些把握了。
  
      但他心中却还是有些疑虑。
  
      “先生,到了!”车夫的声音传来。
  
      墨白从思绪中回过神来,抬眸看向前方,果然已经到了楚老爷府上。
  
      下得车来,还未来的及扣门,那府上管家便已经迎了过来,显然一直便在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先生,您过来了,快请!”管家热情招呼。
  
      墨白笑着谢过,随即轻声问道:“楚老爷可在家?”
  
      “正在等着您过来呢!”管家点头。
  
      刚刚到客厅便见楚若先已经从楼上迎了下来,又有一众楚家家眷上来打招呼。
  
      一番客套之后,墨白便随着楚若先上楼。
  
      然而,在上楼过程中,他鬼使神差的目光又扫了一眼底下诸人之后,突然朝着楚若先随口问了一句:“楚小姐今日可是上学去了?”
  
      楚若先的脚步当即一顿,回过头来望着他,那张刚才还客气的笑脸,刹那之间便犹如挂上了一层寒冰。
  
      却没有回头去看墨白,一边上楼一边瓮声瓮气的道:“没有,在家呢!”
  
      墨白倒是听出了他语气似乎有些不对,但却并没能反应过来是针对自己,毕竟刚才还客客气气的,依然笑着道:“哦,怎么方才好像人群里并没见到楚小姐?”
  
      楚若先忍不住了,脚步再次一顿,回过头来一双眼睛在墨白脸上来回扫视:“怎么?先生,可是舍妹没有来迎接您,是我楚家失礼了?”
  
      墨白骤然一愣,搞不懂这家伙怎么突然变了脸,脸上笑容有些尴尬:“楚少爷说笑了!”
  
      “我说笑了吗?”楚若先却仿佛吃了枪子一般的回呛道。
  
      墨白脸上的小人慢慢收敛了起来,盯着楚若先不动。
  
      然而楚若先却丝毫不惧,反而眸光中却似有火焰升腾,又接着语气讽刺道:“要不,我这便去叫舍妹来给您见上一见如何?”
  
      “楚少爷,若是在下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您可以直说,在下必然向您赔礼道歉!”墨白移开了看向他的眸子,站在楼梯上,轻声道。
  
      很明显,这楚若先并非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冲着自己来的。
  
      墨白脸色沉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就算是哪里得罪了你,但再怎么说,我也治好了你爹吧。
  
      你不记恩,我可以不计较,但你这翻脸就不认人,当着我的面就摆脸色,这是什么意思?
  
      然而,楚若先见墨白这装傻充楞,还挺硬气的模样,更是心中大恼,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狗脾气,一下子犯了,只见他陡然对着楼下一众人大吼一声道:“管家,怎么做事的,还有没有规矩了?不知道先生来了吗,居然还不快快让若涵出来迎接……”
  
      “……”本来正自心中恼怒的墨白,被这声音一惊,陡然张大了嘴,不可置信的看着楚若先,胸脯急速起伏。
  
      而楼下原本叽叽咋咋的声响,却是突然一静。
  
      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这边望来,有些呆滞。
  
      “少爷……”管家站在底下,更是一张脸欲哭无泪。
  
      “还不快去,得罪了先生,你担待的起吗?”楚若先看着墨白那目瞪口呆的难堪姿态,却是陡然的心中一阵畅快,想也不想又是一声吼道。
  
      墨白呆了,怒了。
  
      前世今生,两世为人,他敢保证,绝对找不出第二件比这还荒唐,还尴尬的事情!
  
      无数双眼睛诡异的盯着自己,他却无言以对,只能颤抖的伸手指着楚公子,再也不顾和气,愤怒至极的颤抖道:“你,你,你怎能如此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