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赶狐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八章:赶狐女

第一百二十八章:赶狐女


  侯野棠瞬移到了丁九灵奶奶成为植物人前的时候,当然还是披着力哥那身行头。
  收获不大。几乎就是没有收获。侯野棠借助一切机会接近跟踪丁九灵的奶奶,没发现平时生活中她对哪种铃声特别在意。
  但丁九灵奶奶却对另一件事特别感兴趣。每次经过卖中药材的地方,不管是地摊还是药房。只要是卖中药材的地方,她都会特意停下来看看。
  侯野棠瞬移回现代去问了丁九灵,问他知不知道奶奶为啥对中药材感兴趣。丁九灵就惊讶侯野棠是怎么知道的。侯野棠就说,没点查案的本事,我敢开圆梦公司吗。
  丁九灵就说,他曾经在奶奶的一个小铁盒子里发现过一张老照片,是奶奶年轻时候照的,照片里是她跟一个年轻小伙子的合影。在奶奶只言片语的表达里,好像这个小伙子是当年奶奶的对象。但最后因为两人的家庭成份都不太好,对方父母怕对孩子未来不好。结果就没成。好像这个小伙子的家庭就是搞中医的。不过,这跟铃声又没什么关系。
  可侯野棠不这么看,他立刻又瞬移回去,想方设法跟丁九灵的奶奶套近乎。没事陪老太太聊天。终于套出了当年那个小伙子的名字和大概家世。
  原来这小伙子的家里世代都是干游医郎中的。就是到处走动给人看病抓药的。在旧社会很常见。后来到小伙子爷爷这辈儿开了家药房。到了50年代被批斗成黑五类。因为这,小伙子和丁九灵两家父母都不同意这桩婚事。后来也就渐渐失去了联系。
  侯野棠想的是,奶奶一直保存着小伙子的照片,这说明她一直对那段回忆念念不忘。也许把那个人找到奶奶的身边,可能比铃声还有用。
  按照这些线索,侯野棠很快找到了当年那位小伙子。现在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从中医院的药房退休下来在家。老伴早已经去世了,现在跟着小儿子在一起过。
  这位老人一听情况,啥话不说,立刻就跟侯野棠来到了医院。相隔将近60年再次相见,两行老泪滚落面颊。
  但老人连续在医院守了三天,对着丁九灵的奶奶说了无数的话儿,老太太一点反应都没有。
  最后无意中听到侯野棠说老太太好像对某种铃声特别有感觉。老人立刻站起来走了。说回家拿样东西就来。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件旧社会游医郎中走街串巷经常用的虎撑子。用根小铁条一拨弄,就会发出像铃铛一样的悦耳声音。当年每次小伙子约丁九灵奶奶出来的时候,都躲在她家旁边弄出虎撑子的声音。
  侯野棠和丁九灵激动的看到了希望。
  不出所料,当老人饱含着心中那份藏了近60年的感情拨弄虎撑子发出一声悦耳声音后,好像一下子穿透了丁九灵奶奶沉睡了近十年的厚幕。渐渐的,她终于睁开了双眼。
  一梦十年后,她看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一个是她60年前曾经的朝思暮想,一个是她60年后的牵肠挂肚。这一睡,真像是刹那间过了百年那样久。
  看着感动的一家人,侯野棠悄悄的离开了。一直徒步走回圆梦公司,都还沉浸在刚才的感动之中。
  三天后,丁九灵特意来到圆梦公司。一是专程来对侯野棠进行感谢的。还有一件事,丁九灵的奶奶一定想要见一见侯野棠。本来老太太是想亲自来的,但一睡就是九年多。老太太要恢复一些时日才能行走自如。百般相求下,侯野棠没办法,就跟丁九灵去了医院。
  老太太已经可以靠坐在床上了。就等着侯野棠来呢。一见到侯野棠就招手叫他坐在了身边。老太太紧紧握住侯野棠的手,一阵泪珠滚落的感谢。把侯野棠整的都掉泪星子了。
  老太太抹了把眼泪儿,对侯野棠说:“满棠啊……”
  丁九灵一听,奶奶这是记错名了,赶紧纠正:“奶奶。我都跟你说多少遍了,我们家的这位大贵人叫侯野棠。侯总。开公司的大老板!”
  老太太看着侯野棠:“侯野棠?”
  侯野棠点头:“是。没关系,叫啥都行。就是个名儿。”
  老太太一听侯野棠的声音一皱眉,好像在想着什么。侯野棠一看,心想糟了。他这一路来就反复告诉自己,千万别开口说话。之前他瞬移过去陪老太太可说了老鼻子话了。一开口,准被老太太听出来。现在一个没小心,还是开口说话了。
  老太太对着侯野棠这张脸是左端详右端详,疑惑着说:“我听你说话咋那么像九年前的一个人呢?”
  侯野棠支支吾吾着:“不会吧……”
  丁九灵:“像谁呀奶奶?我认识不?”
  老太太:“你不认识。你白天上班的时候,有个人天天陪我聊天。那人大概30左右岁。”
  丁九灵笑:“奶奶。您肯定认错了。我们这位侯总现在还不到30呢。”
  老太太:“模样确实不一样。可声音这也太像了。就跟9年前那个人附了体一样。”
  丁九灵:“奶奶,您这一想事情呀,啥话都敢说了。连附体都整出来了。您以前可对这类神神叨叨的事最反感的。我小时候说点沾边的话都被您骂的要死。”
  老太太笑:“那是以前。被50年代那会吓怕了。现在不一样了。说说没啥大不了。但可有一样,你祖太姥当年可发过话,咱家小辈儿里绝不能再出现一个顶香出马的。这个规矩不能坏。”
  丁九灵乐了:“奶奶,原来您以前是因为这事骂我呀。我还以为您是个坚定的唯物主意者呢。现在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咱家以前就有人搞过这个?我说的呢,难怪……”
  丁九灵本想说,难怪他自己搞这事这么有天赋。原来是有大仙儿基因的。但没敢说出口。为了供奶奶住院,后来搞的那些骗人的把式他可不敢告诉老太太。
  老太太:“是啊。当年我奶奶,你得叫祖太姥。就因为是顶香出马的,所以才被批斗成牛鬼蛇神。所以,咱家才一直过不起来。”
  丁九灵对这位志同道合的祖太姥顿生仰慕,就缠着奶奶说说这位家族奇人。
  老太太:“要说啊,我奶奶呀,就是你祖太姥,当年在光绪年间,也算是辽阳城里顶顶有名的一个人物。一提胡三太奶,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的。”
  侯野棠一听到光绪年间的胡三太奶,心里一动。就问老太太:“这位祖太姥叫什么?”
  老太太:“我奶奶姓吴,叫吴梨花。”
  听到吴梨花这三个字,侯野棠心中一震。这可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啊。一百年前他侯老仙在那场仙圈斗法中让吴梨花颜面扫地,没想到一百年后,他侯野棠却以这种方式给吴梨花做了补偿。造化弄人!造化弄人啊!
  丁九灵看着侯野棠:“侯总,您也对这类事情感兴趣?也是,要不然你也不会……”
  刚说了一半,怕奶奶知道他那点破事,丁九灵赶快转移话题:“奶奶,我祖太姥都是顶香出马的。那您到底信不信这些呀?”
  老太太神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侯野棠,然后说:“很难说信不信。这人那,岁数活的越大事情见的就越多,很多事情不好说。以前那,你祖太姥跟我讲了很多稀奇古怪的事,那时候我小,就当故事听。后来你爷爷认识一个朋友,是专门给咱辽阳整L县志呀民间笔记呀什么的。他说了一些事情,我才渐渐觉着吧,你祖太姥说的一些事儿,不能说一点儿都不着边儿。”
  丁九灵眼睛放光:“奶奶您赶快说说,祖太姥都讲啥了?”
  老太太:“你祖太姥说呀,她顶香出马了一辈子,最服两个人,最怕的也是这两个人。一个叫什么来着……。哦对,跟我们这位侯总是一个姓。叫什么侯老仙的。听你祖太姥说,这个侯老仙可不得了,当年斗法输得最惨的一次,就是输给了这个侯老仙……”
  侯野棠一听,心里五味杂陈,有小得意,也有对吴梨花的一点歉意。老太太讲了好多吴梨花描述侯老仙的事,其中不乏夸大其词的地方。把个侯老仙形容的真像三头六臂群魔附体一般。如果他们知道当年田二的模样,估计无限幻想敬仰的那颗心会碎一地。
  丁九灵听完了侯老仙的故事意犹未尽,缠着奶奶说:“奶奶,我祖太姥还有一个最怕的是谁?”
  老太太忽然有点停顿,想了想,然后说:“说起这个人那,跟前面那个侯老仙不太一样。你在辽阳清代的县志上查不到有关侯老仙的事。哪怕沾一点边儿的你都看不到。但你祖太姥讲的这个人和事,在后来的一些笔记史料里都能摸到些影子……”
  侯野棠一听也来了兴趣,能给吴梨花留下印象的一定不是一般人。就不知道老太太说的这个人,是不是光绪年间的。如果是光绪年间的,他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也可能是他在光绪年间主要停留在了乙未年有关。
  老太太:“那些史料里有的记载,就在光绪年间,好像是21年。对,就是光绪21年……”
  当听到老太太说光绪21年的时候,侯野棠心里一惊,光绪乙未年正是光绪21年。
  老太太:“那一年辽阳死了好多人。死的最多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一个有钱的侯老爷侯府的人。全府的人几乎都死光了……”
  侯野棠听到老太太说起这个侯府,他想到了那个因为闹瘟疫而被官府封闭起来的事。他在学校发现的那口地窖,就是埋在侯府后院里面的。
  老太太:“还有一种人死的最多。就是辽阳城那些给人算命看风水的。表面上从史料上看,说是因为闹了一种奇怪的瘟疫。可闹瘟疫为啥专门死这两种人呢?其实,我奶奶跟我讲,根本不是什么闹瘟疫。这些人的死都跟辽阳城来了一个人有关。这个人就是我奶奶除了侯老仙之外,最怕的那个人。听我奶奶说,就在光绪21年的正月里,辽阳城从关里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个年轻女子。据说这个女子有一种特殊的本事,可以在地上画一个方框,山上的野狐狸就像中了邪一样成群的跑到这个方框里。而且一旦进了方框,打死都不会迈出一步。这个女子好像姓什么……,对,姓令狐。但我奶奶她们都习惯叫她:赶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