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阴阳鬼医章节目录 > 第3278章 手段

第3278章 手段

袁文康并不认为自己是个坏人,也不认为我是个坏人,其实他明白,很多时候,没有对错,只有WwW..lā
  
  站在他现在的立场,他想不杀人都不行,而且,还要做到心狠手辣,给他们足够的震慑和恐惧。
  
  那些散修,为什么一直都有异心?一是因为他们是散修,散乱惯了,所以才会那样,二就是因为,袁文康,手软了。他一直都是教训,略施惩罚,却没有真正的手段去震慑他们,所以,他们才会蹬鼻子上脸,一直不老老实实做人。
  
  即使被我教训,袁文康也还是没有下定主意,但是这些人敢无视他,还敢逃走,就让他怒不可遏了。
  
  他被我训斥,也是因为他们。
  
  “你想让他和你一样?”看到袁文康正在用我教他的办法,给那几个人下咒,李出尘皱眉说。
  
  我淡淡的说:“他是我的手下,我怎么教他,是我的事,和你无关,难道你师伯没有告诉你,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多嘴吗?”
  
  李出尘冷笑着说:“你想要把一个好好的年轻人毁掉吗?”
  
  “怎么,你看不下去?”我仍然很淡漠的说,“你觉得自己是个圣母,看到这样的事情忍不住?想要插一手?”
  
  我看了看他说:“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吧,自己的宗门都被灭了,还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的。”
  
  李出尘脸色大变:“你!”
  
  我发现这个办法很好,一旦说出来正阳门的事情,李出尘,就无法冷静下来,这是最好的打击他的办法。
  
  李出尘深吸口气,想冷静下来,但是我看到了,继续说:“不过也没事的,反正可以重建正阳门,大不了重建一个就是了,随便点,反正还是要被灭的。”
  
  李出尘脸色狂变:“你不要欺人太甚!”
  
  “就是欺负你,又如何?”我冷冷的说,“我一直没有管你,你也最好不要惹我,不然,倒霉的只会是你自己。”
  
  第一不败叹口气说:“我真想一巴掌把你拍死,为什么就是不能闭一会儿嘴i?”
  
  李出尘沉默了。
  
  他发现,和我作对,每次吃亏的都是他。
  
  那边惨叫声在继续,几个人,在地上打滚,身上的血肉,已经在大片大片的掉落了,他们每滚动一次,身上的血肉,就会掉一大片,同时,鲜血,也会流出许多来,在其余散修,惊恐的眼神中,他们看到,那几个人的白骨,都已经露了出来。
  
  那些散修,一个个头皮发麻,鸡皮疙瘩都起来,感觉冷风嗖嗖嗖的在他们的身上吹过一样。
  
  时间好像是静止了,他们呆呆的站在那里,像是成了雕塑。
  
  直到惨叫声停止,那些人眼看着不能活了,那些散修,才纷纷从惊惧之中清醒过来。
  
  散修们,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袁文康,一句话不敢说,心中除了恐惧,再也没有了其他的。
  
  其实,袁文康,在看到那些人的惨状后,就有些后悔了。
  
  以前,他很少见过这样的事情,在他跟着我之前,还是一个只知道吹牛皮的小人物而已,即使跟着我一段时间,见过了很多东西,很多人,见识眼界,都增加了不少,但是,他还是没有彻底改变。
  
  他或许见过我折磨人,但是,旁观和亲手做,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看到那几个人的惨状,他自己都有种毛骨悚人的感觉。
  
  他脸色发白,差点没吐出来。
  
  “继续。”我淡淡的说。
  
  袁文康一愣:“什么?”
  
  “接下来要做什么?”我反问他。
  
  袁文康知道我不满了,只要稳定心神,朝着一群人说:“看到他们的下场了?”
  
  没人回答,他们还处在恐惧之中。
  
  袁文康冷哼一声,提高了声音:“看到他们的下场了吗!”
  
  那些人纷纷身子一抖,恐惧的看着袁文康。
  
  袁文康大怒:“怎么?看来都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好啊,我看你们是想要和他们一样了!”
  
  “看到了,看到了!”那些人如梦初醒,赶紧纷纷开口。
  
  袁文康心中微微叹息,嘴巴上却说:“看到了就最好。我已经对你们宽容过几次,但是你们自己不把握,这几个人,就是下场!如果我发现,还有人敢有异心的话,他们就是你们的榜样!”
  
  “不要怀疑我的话,我说到做到!”
  
  不用他强调,那些人也知道了,在这么恐怖的手段的折磨下,当着他们的面,他们亲眼看到那几个人被折磨致死的样子,一个个,浑身冰冷,哪还敢有别的心思。他们早就后悔死了,但是又不得不把自己心中的后悔极力的想要隐藏起来,但是,他们越是隐藏,越是没用。
  
  我知道这些人,都是没本事的,想要隐藏自己的心思那是不可能的,在动手之前,我就猜到他们会这样,所以也没有在意,只要他们不再想要逃走就行了。
  
  “我不缺人。”袁文康缓缓的说,“杀了你们,还有更多的散修供我使用,大唐内,最不缺的就是人了。我能用你们,一样能用被人,我手里,有的是好东西,不怕他们不上当。”
  
  上当两个字,用的理所当然,在某些散修的心里,这两个字,恰好就能够表现他们的心情,他们,就是上当了。
  
  袁文康干脆把事情说白了:“我要用你们,会给你们好处,不听话的我不要,但是,也不能走,因为,你们都听到了不该听到的东西,凡是有人想走的,可以,跟我说,我亲自送他上路。”
  
  那些人面若死灰,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接受事实。
  
  “这几个人,只是例外而已。”袁文康为了安抚他们,还淡淡的解释了一下,“你们要是没有那个心思,不想着在我面前逃走的话,我是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那些人暗中吐口气,决定了以后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在袁文康的面前,有逃走的心思。
  
  袁文康犹如魔王一样,狠辣无情,真的像是魔道中人一样。
  
  当他转身的时候,分明看到了徐青青眼中的恐惧。